宝鸡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绿野南瓜飘香江山文学网

2019/07/13 来源:宝鸡信息港

导读

农村长大的翠儿,今年三十岁了,老公常年在外做青菜生意,家里留下了她和三岁的儿子,虽算不上那个大富大贵,在村里也算得上生活。翠儿读过高中,

农村长大的翠儿,今年三十岁了,老公常年在外做青菜生意,家里留下了她和三岁的儿子,虽算不上那个大富大贵,在村里也算得上生活。翠儿读过高中,曾经有过自己的梦想,虽然扎根在了农村,但她没有被随波逐流的小康生活所麻木。她绝不甘心这样沉沦下去,男人能在外边闯一番事业,女人一样有自己的抱负,自己的理想, 她心里仍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干一番事业,不求宏图远大,但求力所能及,尽心尽力足以。   今年孩子三岁了,离开了怀抱,她的思绪也从孩子身上转移开了,她总觉得浑身有一股热血在飞快的流淌,总有使不完的劲儿在促使她干点什么。她曾想去城里打工,可是孩子太小,脱不开身,去老公身边帮老公做事,可老公做的是青菜生意。常常南菜北运。哪里的青菜好价格便宜就到哪里收购、然后在市里的合伙人那里销售,她帮不上什么忙。‘不如种经济作物吧。”翠儿这样想着,以前她和老公闲聊的时候,老公提起过种南瓜,不仅销路好,而且费用不高。没有风险。翠儿心里暗暗下了决心;就种南瓜。   春天来了,积雪开始消融,本村的土地种的都是水稻,要种南瓜,必须到邻村去买地,那里旱田多,且沙质土壤,非常适合种南瓜之类的经济作物。翠儿把孩子送到母亲那里,只说是出去办点事,骑上自行车就去了邻村。邻村住着翠儿的一位同学艳红,到了艳红家里,翠儿说明了来意,艳红也是个热心肠,一听翠儿的想法,她大力支持,把孩子往老公怀里一推,就把翠儿领到了正要卖地的赵四叔家。当场拍板买下了三十亩地。交了一千元定金。艳红信心十足的说“老同学,地都是好地块,你就放心种吧。”   翠儿回到母亲家里,不知怎样开口,只是笑。家里人都很奇怪。翠儿说明了真相后,父亲低下头沉思,哥哥在一旁说:“有了种地的想法也不和家人商量,自己就做决定,你可真行,一买就是三十亩地。”不管家里人说什么,翠儿只是笑,她心里想着一定要种。 当她把这个事情打电话告诉了老公以后,老公先是迟疑了一下,见木已成舟,便邮寄了三十亩地的种子。   种南瓜的那天,村上的王老汉赶着马车,拉着翠儿找来的六七个帮种南瓜的亲戚。大家在车上有说有笑的。翠儿爸爸的脸上时而高兴时而不悦的说“钱赚多少是多,够花够用就行了,孩子那么小,一个女人家,怎么个张罗法。”翠儿听了只是笑了笑,她的心里有着无穷的力量充满着,她笑着看路上的风景。大自然的景色让她痴迷,占地三百亩的鱼池围绕着半个村子。那水一波波的荡着,成群的鱼鹰在上空飞来飞去。爸爸的话她不是不听,是不敢听,不敢去想在种地中遇到的各种困难。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一定种成功。王老汉说:"临村这些人家家户户靠偷过日子,你偷我的庄稼,我偷你的粮食,也不知是不是水土的原因,村里傻子特别多。赵大傻是出名的。”提起赵大傻,人人都知道,翠儿也不曾一次的看过他。那个傻子,只要在家里有了不快,就到翠儿的村里走一圈。骂个满街,让人都知道家里人如何的‘虐待\\\' 他 。弟弟结婚那天,他看着新娘子眯眼笑着说“真好看,真好看。”王老汉又说:“在这村种地,小心被偷光了。”车上的人一阵哄笑。车从马路驶进地里,经过路口拐弯儿时,一只野鸡在壕沟里的草丛中“嘟嘟”的叫了两声。王老汉凭着多年的赶车经验,马鞭在空中一扬,“啪”抽向壕沟中的野鸡。野鸡当即扑棱了两下,倒下了。车上的人赶紧下车捡起野鸡。都闹着晚上要到王老汉家里吃野鸡肉。   南瓜在亲戚的帮助下顺利的种完了。接下来的事情是建一个小房子。打一口井,带出苗后,地里是离不开人的。翠儿在大家的建议下去离村四十里的镇上买了一车木板。哥哥是木匠,在哥哥的帮助下搭了一座小板房。又联系井匠闫老七在板房前打了一口井。一,可以吃水用,二,可以在干旱时期灌溉秧苗。   七天过去了,齐垄的秧苗在微风下向翠儿轻轻的点着头,好大的一片南瓜地呀。翠儿走在地里,心情无比的舒畅,抬头看天,天空是蓝的,白云是悠闲的。远处的庄稼是生机勃勃。   一场不大不小的雨过后,翠儿惦记南瓜的长势,她把孩子送到母亲那里,沿着村西头的小路来到了南瓜地。南瓜经过雨水灌溉,在气温适宜的沙质土壤中已长到了八片叶子大了。齐齐的伸出了蔓子。绿油油的南瓜秧安详的晒着太阳,翠儿看了看几株略大的的秧苗,可以从蔓上看到豆粒大的南瓜了。南瓜长势比较旺盛,由种到出苗期间要经过五到七天,见到朵雌花到采摘要经过四十五天,期间要注意肥水搭配,南瓜是喜水喜肥的作物。见到个果,就意味着在四十五天后可以看到满地的大南瓜了。   紧张的忙碌开始了,翠儿雇佣了本村的五婶儿和三婶儿,早晨孩子还没睡醒就叫起来送到母亲那里,然后三个人踩着乡村的宁静向南瓜地出发了。南瓜在开花坐果期间要授粉,压蔓。只留主蔓儿。去掉任何一个侧蔓儿。主蔓上长出的桠杈也要及时去掉,个果要在八九片叶子之间留为宜。三个人到地里一忙就是一天。有时看到比较大的南瓜,三个人就高兴好一阵子,中午由公公把饭做好,她们吃完饭后可以小憩一会儿,忙到下午五点的时候,附近鱼池那边总会传来“梆梆”的渔家敲击船沿儿喂鱼的声音。那时也是要回家的时间。   这几日,三个人在地里干活时总是发现有几株南瓜秧萎蔫死掉。如是几日,日益渐多。   这一天,翠儿手里拎着十几颗死掉的南瓜秧坐在那发呆,“什么原因呢?”她想。她拿起仔细一检查,发现根部有被虫子吃过的痕迹。“难道是有地下害虫?\\\'翠儿从书上知道,南瓜味儿甜,宜有地下害虫危害植株。她拿起锹在萎蔫的植株下挖了两下。一条白白胖胖的大蛴螬长着红红的脑壳,丰润的蜷缩着身体,酷似成人弯曲的中指。翠儿心里一惊,一锹将蛴螬的脑壳切下。她又挖了一下,挖出了两条略小的,翠儿头上冒了汗。她又到旁边萎蔫的南瓜下挖了挖。一锹下去同时挖出了四条向玉米螟大小的蛴螬。翠儿一下坐到地上,此时,她感觉整片地地底下都趴满了蛴螬。那些虫子正在用她的南瓜秧做食物。翠儿马上和公公商量怎么办?照这种情况下去。南瓜很可能会绝产,公公也没什么好办法,如果在叶子上喷药一定没有效果,这是地下害虫,要怎样才能把土里的虫子杀死呢?翠儿时间想到了邮寄种子的种子站,她从包装袋儿上找到了那里的电话。“我在你处买的南瓜种子,现在我的南瓜地里有了地下害虫了,南瓜秧在一天天死掉,你们有什么好办法?”那边说“那你可以到你附近的庄稼医院问一问。”翠儿把地里的活交给了两个婶子,骑上自行车就来到了镇上的庄稼医院。卖农药的人给她找了好几种毒杀蛴螬的农药,可是这是地下害虫,要怎样才能毒死呢?听村里常种西瓜的人说用敌敌畏,然后放到水里灌溉,敌敌畏药性慢,可以持续六十天,虫子吃了秧苗后。就会死掉。可是六十天后,虫子死了,南瓜也绝产了。看到每日都要死掉十几颗南瓜秧的南瓜地。翠儿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。她真想大哭一场,她拿起一个长到鸡蛋大小的南瓜,红红的南瓜上绿色的斑纹有序的排列着。翠儿偷偷的落泪,公公看到这种情形,既无能为力。又替翠儿着急。他站在木板旁边,背着两手呆呆的看了一会儿,然后一转身哼着他嘴里常哼的那句;王二姐坐北楼好不自由哇。走开了。   地里生了地下害虫的事很快在村里传开了。   这一天,三个人正在地里忙,一个高个男人来到地里,黑黑的脸上泛着铜光,他问翠儿;"你以前种过瓜科之类的吗?比如甜香瓜,西瓜之类的?”翠儿回道“没有。”那人说“种经济作物一定要懂得基本的技术,还要在种的过程中总结经验。边种边琢磨,如果不懂其一二,往往种出来的东西有行无市。还会有全军覆没,颗粒不收的时候呢。”翠儿赶紧回答“是的,是的。\\\'那人又说;"我种西瓜十多年了,不过没种过南瓜,但它要比西瓜好种得多,不需要太精细。\\\'翠儿笑着说:‘我的南瓜地有了虫灾了。”就是那种专吃植株根的蛴螬。’那人似乎早就知道地里生蛴螬的事。笑着说:"这种虫子要用药性很强的磷酸腐蚀性药剂才能杀死,下药时,将药稀释在水中,然后再离南瓜秧二寸远的地方围成一个二寸深的圆圈沟,将植株围起来,再把药水浇入圆圈沟里,虫子活动到有药液的地方,就会被毒死,圈里的虫子出不来,圈外的虫进不去。虫子就可以灭掉。\\\'翠儿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,脸上又露出开心的笑。她急忙说:"大哥是哪里人?改天叫我哥请你吃饭.\\\'那人笑着说:“我就是邻村的,我种西瓜十多年了,吃什么饭呀。都种经济作物的,有不懂的地方就告诉一下,没什么的。\\\'   翠儿象遇见救星一样把百忙之中的哥哥请来,约上那个种西瓜的人在小板房里和公公一起喝了酒。并把三十亩地用多少瓶药,怎样给南瓜浇药,要雇佣多少人,水车等等事项在哥哥的帮助下安排妥当。   次日,二十多个人拿桶的,拿缸子浇水的,蹲在垄沟给南瓜秧围坑的。大伙忙了一小天才结束。   果然,萎蔫的南瓜秧逐渐少了。三个人又恢复了授粉,压蔓,打叉的程序中。   生活总是着这样,有苦也有甜,就像天上的月亮总在圆满或残缺中体现着本色。   转眼南瓜长到盘子大了,基本定型,但还要着色,那样运到城里才能卖到好价钱。翠儿每天都要来到地里把南瓜挨着地的阴面慢慢翻过来,使阴面着色。整个南瓜看上去都要红成一个颜色才可上市。这一天她翻了一个又一个南瓜,忽然听到有人说:"给我摘一个南瓜吃,不给,就把你南瓜都坎了 。”翠儿回头一看,是赵大傻,赵大傻长着魁梧的身躯,大方脸上长着细眼,嘴里说着;‘给我摘一个,不给就给你偷没了。’一边说一边用眼偷看着翠儿|。翠儿感到很可笑,同时又很同情这个傻人。她就顺手摘了一个大个的南瓜 说:“给你,拿回去吃吧。\\\'大傻赶紧接过南瓜,弯着他的罗锅腰 走远了。三十亩地的大南瓜,几乎都经过翠儿的双手将阴面翻转过来,有时她累了,就躺在地里,看天空自由飞翔的燕子,有时坐在路边,看附近看管鱼池的人养的大火鸡,那火鸡黑黑的羽毛,红红的长脖子上一根羽毛都没有,那大鼻子肉呼呼的耷拉着。每天都要到黄昏,公公骑着车子来了她才能离开地。   又是一个黄昏,翠儿走在回家的小路上,忽见树林里有五六个花圈摆在一起,画圈中坐着个蓬头垢面的人在看着她。翠儿感觉头‘嗡’的一下,心狂跳起来。她心想着;“是鬼吗?大白天怎会有鬼,那很好,我要看看鬼到底是什么样子,\\\'翠儿紧张的几乎喘不上来气儿,强迫自己迈着虚脱的步子向前走。那个人动了一下,翠儿仔细一看,是赵大傻,听人说赵大傻知道坟地里埋了死人有了花圈了,他就会把花圈拿到家里,听说他家都能开花圈铺了。翠儿想到刚才被吓的一幕,又看了看赵大傻,一种无名的孤独感涌上她的心头。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,但她很快又忘记了这些。她满脑里都是她的大南瓜,红红的大南瓜,平坦坦的南瓜地,让人看了就心旷神怡,那是她的一切。   转眼秋至,南瓜已到成熟阶段,南瓜的叶子老去,清晰的看到红红的南瓜如盘子大小在地里楚楚诱人,老公这几日总是打来电话问南瓜的成熟度。颜色是否均匀,还说有两个南方的客商要去地里看南瓜,如果质量合格,就一并收走。翠儿听后心里一阵慌乱,当初她只想着在镇上卖掉就可以了,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   那一天,没有一丝风,翠儿正在地里走着,发现有几个人走进南瓜地,这地里除了公公和翠儿平时很少有人来。翠儿向那几个人迎了上去,原来是老公和三个他不认识的人,老公把手里的鱼交给翠儿,介绍说其中一个是合伙人,另外两个是南方的客商,是到地里看南瓜的质量的。翠儿边做着饭边看老公几个人在地里巡视。他们背着手在地里走,时而弯腰,时而拿起一个南瓜说着什么?饭桌是一个塑料筐上铺了一个干净的袋子。吃饭的时候,南方的客商和老公说着东北话,可两个客商在一起却说着南方话。翠儿什么都听不懂,老公和合伙人研究着来年在这里要扩大面积。把整个地块儿都买下来约有二百亩都用来种南瓜,那南方老客似乎酒喝得很高兴,看着南瓜眯着眼笑。向翠儿伸了伸大拇指。   收南瓜那天,翠儿雇佣了邻村和本村的约有二十个人摘南瓜。将形状好的,颜色一致的,用红色泡沫袋套好,一个一个小心的摆在红色的编织袋里。形状差一些的不用套泡沫袋,可直接装入红色编织袋。南方客商手里掂量着南瓜对翠儿说:套泡沫袋的可以拿到大型超市卖到好价钱,没套袋儿的可以到市场也能卖到好价钱。’还惋惜的说:‘只是你的南瓜在产量上稍低了一些。\\\'   南方客商的收货车拉着翠儿的红红的大南瓜远去了。翠儿望着满地凌乱的南瓜秧,望着那没有南瓜陪伴的小板房。她的心里空了下来。这种心情在她脑海里马上就消失了。此时她又被一种力量充满着,这种力量在她身体里随着血液快速的流淌着,那是老公临走时对她说的一番话:“咱们这个地方沙质土壤很适合种南瓜,来年在这里中上二百亩南瓜,除了和客商签订合同外,还要拉到各大城市去销售。如果前景看好的话。就动员当地老百姓种南瓜,咱们负责销售。\\\'这个概念在翠儿的脑海里打下了烙印。成为她再一次种南瓜的一种动力。   翠儿走在回家的路上,这条熟悉的通向村里的小路,翠儿不知走了多少次,米粒大的蚂蚁一群一群的在各自的领地焦急的忙碌着,头上的飞虫仍聚成一个大圆球在她眼前忽上忽下的飞着。现在她只想躺在床上,好好地睡一觉,抱一抱可爱的宝宝。做一场轰轰烈烈的南瓜美梦。 共 524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治男科哪家医院好
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研究院
癫痫病早期发病症状有什么表现
标签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