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望断往事如烟

2019/07/13 来源:宝鸡信息港

导读

漫天雪花,侵扰熙攘的城,清亮纷乱的心,在那繁华中的冷寂,在那炽热里的柔情。望断尘世如烟,百年红颜如尘,不过惘然,岁月无声梦终碎,那时花开

漫天雪花,侵扰熙攘的城,清亮纷乱的心,在那繁华中的冷寂,在那炽热里的柔情。

望断尘世如烟,百年红颜如尘,不过惘然,岁月无声梦终碎,那时花开今时悲,雪花落,即使纷飞。

风也萧萧,吹不散雪花的决然,片片冰清玉洁,毅然的将俗世穿透,那是种落寞,残烛摇曳,于是不再彷徨。纯洁的韵姿,终于慢慢消散。那飞舞的雪白的蝴蝶,宛如佳人,梨花带雨,楚楚凄婉,无可奈何,坠落凡间。那一首孤寂千百年的绝响。

梦幻般的朦胧惊扰了俗世的不堪,行了千年,不变千年。唯恐那不惊不喜的时光,沾染了悸动的心念,雪花的洁白,孤傲世间,如诗如画亦如歌。纵使千种韵律,万般情怀。不过此时心中的爱恋。

飘扬的雪花笼罩着张扬的心,无声的来,无声的消逝。无声的带来清新,无声的洗礼着试图洁白。辗转在生命里,尽管是灯火阑珊处,你依旧无声。那欣然飞舞的洁白,那绝然落地的破碎。重复了几千年的悲凉。

心的港湾,回首往事,如下落的雪花。终将孤傲掩埋。从何时开始,独自绽放孤傲的凄美,合着不回头的绝然,一同坠入。虽然知道那不是天堂。黑夜中的落寞似乎无边无际,于是依旧自我,如同雪花,只是曾经洁白。

唯美的炫白,不存在与尘世的繁华,翘首以盼的雪花,也悄然落寞,尘世中几分缘聚,几分离落?岁月留痕,年华无情。流年似水,夜凉不堪冷清,奈何世人总多情。哀声连连,娇叹声声,情丝未断频回首,但问飞花,了然破碎,未曾思量?

望断尘世如烟,似水的时光,岁月的摧残,新人又老去,翘首盼新人。多少剥离的年华,还灿烂在记忆的城池,佳人依旧,心情依旧,唯独寂静的夜里,只恨,落花有意随流水,流水无心恋落花。

多少年华,剥开了多少炽热的心,隔着少时的天窗,那飞舞在九天云外的梦想,风一过而喜,雨一落而悲。

一场飞舞,一场碎梦,将黯然的一场风花雪月,凋谢在人生这一首漫漫长歌。

时光让我一再苍老,我却将时光定格于我的笔尖,长发凌乱的青春,散落的烟头,美好着我那乱了风月的寂寥,那时的高亢,没有前方,不识归途,在岁月的长河里,我是过客,怀揣着贪婪,妄图啃尽流年,埋葬青春。纵然落霞孤鹭,悠然自有我心。

泪也无声,谁说浪子无心,只是破碎,那破碎是破茧的蝴蝶,是易逝的美丽。独守昔时的思念,流云穿墨,纤云弄巧。待得一曲笑傲红尘,甚至来不及于青春再见。你我都是命运的囚徒,唯恐碰壁,只得安身立命。静等岁月轮回。

故人多少陌路,多少嗟叹,多少曲终人散,多少天涯两端。一生中初的笑靥,婆娑着余下的记忆,任脑海中灰白,只不过隔了段时空,品了回凄凉。

拂去三千尘埃,便如一株菩提,片片纠缠落地,凋零为尘埃。我愿不知身何处,只待开花,随花老去。似枯叶如何,似残花如是,怕岁月老去终老去,叶终枯黄花亦残。欲眼望不穿,随俗世逐凡尘,那时的人,那时的情,几度春秋,尤亦老去。

历历红尘,指间凝墨。舞尽年华,于喧嚣中,于孤戚里,细数陈年往事,为这颗不属于我的心写下的祭文,那是种惬意还是种歉意,我不知道。

而今,落花无声,碎步逐步,我梦着前世今生,忘了九霄云上,彼岸花开。

冷眼淡看风尘,心虽冷,梦依旧。生我应有时,毁我应无路。

哈尔滨哪家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好
昆明的专治癫痫研究院
4款饮食食谱适合癫痫患者 患者可多食
标签

上一页:沅江春晓诗一首

下一页:清晨念想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