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鸡信息港

当前位置:

机器人是如何俘获人心的

2019/03/12 来源:宝鸡信息港

导读

军人不忍将机器人遗弃战场,实验者不愿折磨机械动物,我们为什么这么喜爱机器人?人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。我们会梦游,会抠鼻孔,会给自己的爱车起

军人不忍将机器人遗弃战场,实验者不愿折磨机械动物,我们为什么这么喜爱机器人?

人类是一种奇怪的生物。我们会梦游,会抠鼻孔,会给自己的爱车起名字。有人爱吃黑甘草糖,也有人害怕棉花球。而在所有特殊癖好中,我们对物品的喜爱与依赖尤为常见,比如毛毯、毛绒动物、玩具、车、智能等。这多少揭示了人类对机器人的情感,以及产生这种情感的原因。

在电影《她》(Her)中,

机器人是如何俘获人心的

西奥多·汤布里爱上了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萨曼莎(Samantha)。在电影《机械姬》(Ex Machina)中,加勒爱上了机器人艾娃(Ada)。萨曼莎和艾娃都像人类一样具有意识,以主观和客观的方式体验着世界,向人类角色表达或真或假的情感。尤其是看到艾娃性感的外表、听到萨曼莎那斯嘉丽·约翰逊式性感迷人的声音,我们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这些寂寞的男人会为她们倾倒。

《机械姬》剧照

但这些都只是电影。现实世界中,机器人没有意识,以后是否会有意识也尚无定论。而且它们什么都感觉不到,不管多先进,不管外表多么像人类,它们都是由电路、摄像头和算法组成的。它们是机器,或者就像美国科幻作家艾萨克·阿西莫夫常说的那样,它们是工具,不是生物。可如果真是这样,怎么解释我们对机器人的情感呢?

机器人的外观和能力越像人类,我们就越容易将人类的想法和感受投射在它们身上(这一效应在日本尤为明显,日本神道教和万物有灵论的信徒认为物体也有灵魂)。拟人化是人类的一种自然倾向,因为我们对世界和所有事物的理解都基于自身的经历。我们会将各种物体拟人化:当闹钟尖锐的闹铃声叫醒我们时,我们会觉得它絮絮叨叨烦个不停;当老旧的电脑缓慢而努力地执行命令时,我们会感到生气或是同情它。

我们也会对机器人产生这些情感。麻省理工学院(MIT)研究人员凯特·达令进行了一系列实验。实验中,参与者和小型机械恐龙Pleo一起玩耍,随后,实验人员要求他们“折磨”Pleo。结果参与者通常不忍折磨它们,而且也不愿看到别人这样做,即使他们知道Pleo什么都感觉不到。这个实验实际上和Pleo无关,研究人员要探究的是参与者以及他们对Pleo的情感。

他们只是单方面地喜欢Pleo,但这无关紧要。一个人对一件物品或一个机器人的喜爱越深,就越容易将其拟人化。想想你童年喜欢的玩具,也许是一个毛绒动物,或者是一条毛毯。如果有人将它撕破了,你是什么感觉?即使知道那个毛绒玩具感觉不到疼痛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你还是会感到一定程度的痛苦。

机械恐龙Pleo

人类在与“社交”或互动机器人交流时,机器人会发出声音(Pleo的啜泣声让人们更加不愿意虐待它们)、模仿人类的面部表情或者对周围环境做出肢体反应。这样一来,机器和人类就越来越亲近。而且,如果你以为只有心肠太软的人才容易将物品拟人化,那你可得三思了。

TALON 3B这类机器人的任务,是在战区探测地雷并拆除雷管。通常,这可能会导致机器人炸飞自己,失去四肢和其他部位。但这正是这类机器人存在的目的,机器失去手臂或者受损总比人类失去胳膊或丢掉性命要好。然而,与这些机器人并肩作战的军官和学员却不这样认为。一名陆军上校看到一个持续工作的TALON机器人只剩下一条腿,就叫停了一场军事演习,因为他觉得这太不“人道”了。军人会将“紫心勋章”授予机器人,而且有时不愿遗弃机器人。危难时刻,军人会彼此依靠,产生紧密的联系,与帮助他们的机器人之间也是如此。

TALON机器人

就对机器人的情感反应而言,我们大脑中的某些东西会超越理性。机器人无法感知或思考,这根本不重要。一组德国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研究,他们向参与者展示了两个视频,一个关于一位匿名人士与Pleo进行亲切互动,另一个关于另一位匿名人士粗暴对待Pleo。结果,40名参与者对暴力视频产生了明显的负面反应,这主要是通过排汗量的增加表现出来的。研究人员又用三个视频重复实验:一个是人与Pleo的互动,第二个是两个人之间是积极和消极互动,第三个是人与纸板盒之间的互动。这一次,他们用功能核磁共振成像扫描仪测试了14名参与者的反应。结果表明,参与者在观看人与Pleo友好互动的视频时,产生了积极的感受。虽然他们对两个人之间的暴力行为反应为负面,但也对Pleo受到的粗暴对待做出了负面的反应。有趣的是,当他们分别观看对Pleo和人类的暴力行为时,大脑额叶和边缘系统的反应相似。换句话说,人们确实会对同类更为同情,不过他们也对机器人表现出了明显的同情感。

近日本的一项研究证实了这一发现。研究中,一组照片是完整的人手与机器人手,另一组则是被剪刀或刀切断的人手和机器人手,研究人员测试了人们对这些照片的反应。 他们用脑电图描记器扫描并测试了参与者的反应,结果表明人们对人手和机器人手的痛苦境遇产生了类似的内心反应。

《她》剧照

这类研究也有助于解释现实生活中存在西奥多·托姆布里的原因。人们已经开始对机器人、人工智能、性爱娃娃、视频游戏或动漫角色产生深厚的感情。这也意味着机器人和(或)其人类创造者可以通过模仿和建立情感来利用人类的同情心。慕尼黑的一项研究显示,当机器人通过微笑或展现同等热情来模仿人们的情感时,人们会更愿意帮助它们完成任务。

人类的情感是把双刃剑。有人认为这是弱点,因为情绪会导致冲动和不理性的行为。还也人认为这是优点,因为恐惧等情绪在人类生存中一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目前,感知情绪的能力是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关键区别,但随着机器人成为我们喜爱的对象,这一差别——尽管无法缩小——正在经历转变。

标签